体坛:泰山队对比分心有不甘赛前伤兵满营、热身赛不足

据《体坛网》记者王效瑞报道,在经历了一个短暂的准备期之后,山东泰山队输掉了亚冠1/8决赛第一回合,经此一战,球队上下反倒收获了信心和希望。

为什么球队内部是不忧反喜?因为就在赛前,有很多不利因素是指向泰山队。除众人皆知的泽卡重伤,王彤和廖力生也在养伤中。而毕津浩和刘彬彬近期身患感冒,高准翼闹上肠胃炎,德尔加多身体状况不佳,赛前一天,这几个人都没随队训练。后来据了解,高准翼是在比赛日上午,被临时增补到首发阵容,原定是准备让童磊顶上。即便如此,泰山队仍有五六人不能出战,只能算是残阵出击。

但更大的担忧,体现在赛季准备期之中。在海口备战时,泰山队只踢了两场教学赛,对手都是山东泰山梯队,相反,川崎前锋则是连续过招札幌、鸟硒、町田与琉球等职业队。赛前,崔康熙也解释了如此行事的原因,他告诉本报记者,“正常的(冬训)备战需要4-6周时间,然而我们只有3周,我们需要提升体能,还要提高训练强度。在身体疲劳的情况下,如果打热身赛就会存在风险……”话虽如此,川崎前锋和山东队是情况相当,两队去年12月都有出战亚冠,前者是在今年1月12日开启首训,山东队则稍晚3天。但区别在于川崎队很冒险地频繁热身,结果先后折损车屋绅太郎和远野大弥。泰山队本来也有意与浙江队、朝鲜队过一过招,但据悉正是因为在训练中连续伤了廖力生和泽卡,老崔只能采取保守方案。

可没有热身赛,又该如何在亚冠中克敌制胜。赛前准备会上,教练组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:抢开局、上高压。事实上比赛前15分钟,山东队是占据绝对优势,“就是要打对手一个立足未稳。”而川崎前锋守门员郑成龙也做出了至少三次关键扑救。

崔康熙也认为“上半场的开局很好”,赛前,他说要针对性限制川崎进攻,看上去,就像是给鬼木达放了一颗烟雾弹。李源一也觉得,球队开局踢得比较顺利,“刚开场那会儿,我们也给到对手一个比较大的压迫感,也有一些得分机会,但还是在细节上没有处理好。”说到此处,他就倍感遗憾第12分钟那次带球正面抽射,“我当时就是瞄着郑成龙踢的。我看到守门员往后角移动了一小下,感觉他是往后角猜,所以,也就打了他的近角,结果……”李源一坦言,“假如率先取得进球的话,后面的比赛局势(应该)会更好一些。”

但就算0比2落后,山东队在下半场,还是把局势扭转了过来。除了74%的控球率,射门16比1的悬殊优势就是明证,角球数更是7比0全面占优。而这也源于崔康熙的半场部署,“下半场以边路为主,争取利用在边路打出来的优势,利用好传中的机会,只要能把握住,就有机会取得进球。”

结果还是输了,而且,被川崎队在客场拿走了3个进球数。一想到这一点,老崔就很遗憾,“球员们准备了那么多,最后的结果不是我们所希望的。”他定调称,“这是一场非常可惜的比赛。”王大雷也说,“球队还是有机会的,主场比赛运气确实……但从场面来讲,我们还是踢得更好一些,对手也是抓住我们队的失误。”

但不管怎么说,在只有一个月备战期,且一场对外热身赛没有安排的情况下,能够与J联赛豪门踢成2比3,总归还是能找到一些闪光点。李源一说,“我真觉得我们在局部踢得还可以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备战,踢到今天这个局面,至少在贯彻教练意图这一块,大家做得还是挺好。毕竟这也是我们自从准备期以来,所参加的第一场正式比赛,就是这么高强度的亚冠比赛。”

不过,和王大雷一样,李源一也对那几粒丢球感到遗憾,“今天的这几个丢球,还是比较意外。”说罢,他又反问记者,“你在看台上看比赛,是不是也觉得挺意外?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Previous post 2022体坛回顾-新华网体育
Next post 体坛追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