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风一样的少年】暑立里的篮球总动员

编者按:奔跑是少年的天性,无论在大山深处还是田间巷口,运动总能激荡起少年脸上的阳光,积蓄向上的能量。在一些贫困地区,“奔跑”也改变着很多少年的命运。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《风一样的少年》,聚焦一个个梦想绽放的时刻,记录“扶贫扶志”的少年故事。10月2日推出:《暑立里的篮球总动员》。

央广网楚雄10月2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九月的云南阴晴不定,山雨说来就来。雨才刚刚停,场地上的篮球似乎总比太阳还要来得早,迫不及待的篮球少年们如同雨后的彩虹。

女篮队员2:看我妈妈打篮球挺好的,我就去学。我四年级的时候去了贵州打篮球,出去看了外面的世界,还挺好的。

暑立里位于云南楚雄大姚县乌龙口,是一个深处百草岭山脉的彝族村落。桂花中学的篮球队少年们有不少来自暑立里村。暑立里是彝族话,意思是暑热的村庄。这里不仅炎热,而且十分偏远。从楚雄彝族自治州到乌龙口村委会要经过大姚县桂花镇,这段山路足足要七八个小时的车程,蜿蜒泥泞,一眼看不到头。

从村委会一路下坡、过一座桥才终于看到深山里的篮球村暑立里,村庄盘着山,没有一条直路,房屋错落,没有一块平地,但在这个山旮旯里却有一块完整的篮球场地。

桂花镇乌龙口村支书鲁伟聪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头衔——暑立里村篮球队队长,他说,别看村子小,却是篮球界著名的村子,一支村级球队曾代表云南省参加了全国性的篮球赛事。

鲁伟聪:最厉害的球队才有机会到外面去打,我们这个村子的篮球队可以达到县级水平。

乌龙口村是深度贫困村,村委会驻地海拔接近两千米,是典型的高寒冷凉山区,因为气候条件恶劣,这里鲜有农作物生长。鲁伟聪回忆,村里人最早开始打篮球是在1958年,他的父亲是当时的第一任村长,一次偶然的机会,父亲到大山外开会时发现了篮球,就此打破了山村里的寂静。

“在学校里面整了个土球场,篮球架子是木架,自己制作的。篮球怎么解决?当时就用一种橡胶球,它没有内胆。那时,村民劳动结束后就可以到球场里面去玩。”鲁伟聪说。

起初没有篮球,老村长就用藤条缠上布做成球,之后又把猪尿泡做成球胆,队员们没球鞋就打赤脚。开始,村民们打球散乱,没有组织。两年之后,村里正式成立了篮球队。自打有了篮球,慢慢地,村民们年复一年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单调生活有了色彩、有了生机。

桂花镇乌龙口村委会主任杨从良告诉记者,村里建小学、修球场、铺公路都是家家户户齐出动。

杨丛良:当时开挖球场没有公路。球桩要从外面运到大山上,大山道离村里还有10多公里的小路,比较陡峭,像是蚂蚁搬家一样,一级一级搬过去把它装上。

杨丛良:家家户户都出人,搬了好几天才搬到村里去,通过打篮球,村里发展什么产业、商量大事,大家就在球场议论,自打那时大家的凝聚力就比较好了。

鲁伟聪说,有了篮球,村民们的精气神变得不一样了。他告诉记者:“这几年来,我们村里农民的生活富起来了,接触外面的人多,外面的信息也带到了村子里。现在我们村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村里的路已经修通了,这种变化和篮球是分不开的。”

60年一甲子,村民篮球队经历了无数次风风雨雨,无数次新老更替,但从未中断。从2000年到现在,20年里他们参加了20多场县州省级的篮球比赛并获得了优异成绩。几十年后,打球从娱乐变成了每年春节十里八乡最隆重的活动。

因为有了篮球队,村庄里的两个学生考上了省外体育运动学院。20年前,山外来暑立里打球的人要赶着山羊、背着篮球走上十几个小时;20年后,山外来暑立里打球的人骑着摩托车一两个小时“风驰电掣”就到了。20年前,女人们不敢上场打球;20年后,镇上的小学都组起了女子篮球队。

篮球场上,传接是魂。在暑立里,篮球就是整个村子的魂。一代代都很珍惜,谁都不希望这个“魂”断送在自己手里。鲁云根是暑立里的“00后”新生代,很小的时候看着村子里大人们打球,他也跟着跑,学着拍。“那会儿一放假就来打球,早上5点起来,打到12点去吃饭,吃了饭又去打,打到晚上6点。”鲁云根说。

外面的球队来村子打交流赛,一眼就看中了他,之后他被邀请到上海代表嘉定区参加大大小小的业余比赛。但外面的世界挡不住鲁云根回报家乡的热情。今年年初,鲁云根回乡创业,办起了养殖场。他说:“我想把我们村里的土特产,比如核桃、板栗、土鸡等通过网店卖出去,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。”

当然,暑立里的篮球也不是没有隐忧。鲁云根说,这些年,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、上学,打球的孩子们少了,他希望再多挣些钱,给村里添一些运动设施。“实际上球场缺少设备,我准备挣点钱在这里弄个太阳能灯,过年我们就可以在这里打篮球了。打球能认识很多朋友,可以团结各个村村民,我遇到什么好事我可以分享给你们,你遇到什么好事可以分享给我们,不光是篮球,其他事情也一样。”鲁云根说。

2012年,中央电视台在暑立里拍摄的专题片《篮球之乡》,村里的“篮球之父”张云成还应邀参加CCTV2012年度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典礼。2013年暑立里村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“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”荣誉称号。名声在外,暑立里村也摘下了贫困的帽子。

镇上的桂花中学被大姚县评为篮球体育特色学校。校队教练张大雁说,老一辈对篮球的热爱,如今接力到了少年人手里。“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,都会玩篮球,11月份的时候会举行文体运动会,比较大型,它会带动更多人参与到篮球当中来。体质方面得到提升,精神状态也就上来了。”

也许再过许多年,经历几代人,暑立里的村民进城了,彝山的雄鹰飞走了,篮球队也未必存在了,但篮球在这里曾经焕发的魅力、带给村民们的快乐,会像暑立里山上的石头一样永恒。

抖音播放破102亿,《少年》在1500万次短视频创作下席卷全网,一首《少年》从抖音走红,席卷整个网络,成为2020开年最热的单曲。直播中梦然还特意邀请了《少年》最初视频模板的制作者连线,感谢他让更多网友听到了这首歌。”直播一开始,在歌迷们的催促下,梦然通过抖音刚刚上线的直播间K歌功能,现场演唱了完整版《少年》。

九月的云南阴晴不定,山雨说来就来。雨才刚刚停,场地上的篮球似乎总比太阳还要来得早。迫不及待的篮球少年们如同雨后的彩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Previous post 宁夏广播电视台将全程直播全国和美乡村篮球大赛(村BA)西北赛区比赛
Next post 国足进入36强赛时间首战泰国目标带回3分